百家论坛

[百家论坛]海之子:修辞的历史和历史的修辞

时间:2015-10-3 9:29:39  作者:海之子  来源:  查看:82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    1949年,人类世界迎来了一个新生儿——中华人民共和国。此前,在这片最大的亚洲国家版图上,战争和动乱上演了100多年。“春风杨柳万千条,六亿神州尽舜尧。”毛泽东诗情豪放,在《七律二首•...
    1949年,人类世界迎来了一个新生儿——中华人民共和国。此前,在这片最大的亚洲国家版图上,战争和动乱上演了100多年。“春风杨柳万千条,六亿神州尽舜尧。”毛泽东诗情豪放,在《七律二首•送瘟神》中,他把20世纪50年代的新中国一下描绘成了人间画卷。

    旧社会是什么模样呢?毛主席在《浣溪沙•和柳亚子先生》中用比喻和夸张描绘说:“长夜难明赤县天,百年魔怪舞翩跹,人民五亿不团圆。”北洋政府时期、民国时期,都是漫漫“黑夜”,到处是“魔鬼”,人民妻离子散、家破人亡。事实是否如此呢?如今我们看到有人在赞美北洋政府时期,因为至少那时新闻是自由的,或者说比后来自由。

    社会主义、共产主义是中国现代革命的理想,所谓理想,就是信念。“一个幽灵,共产主义的幽灵,在欧洲游荡。”《共产党宣言》在开篇词中用比喻和比拟旗帜鲜明地把人类的理想刻画了出来。这个在欧洲徘徊的“幽魂”,经过苏俄,来到了东方,成为中国革命的旗帜,至今阴魂不散,被某些人当大棒继续挥舞着,到处棒杀异见者。

    革命的队伍,被表述成中国工农“红军”,国民党的军队被说成是“白狗子”,蒋介石被说成是“蒋该死”。这是谐音双关。当然,国共两党,到底是谁“抹黑”谁?显然是相互抹黑。那么,这种内斗,给了外敌“鬼子”可乘之机,致使国破家亡。两党你死我活的鏖战后,“红军”进行“伟大”的长征,它被描绘成了开天辟地的壮举,被喻化成了“宣言书、宣传队、播种机”。其实,说白了就是兄弟俩“掰”了,一方斗败,逃跑了。当然,这不能说成“逃跑”,叫“战略大撤退”。

    经过数十年的内斗,终于一方成为了王侯,另一方当了草寇,一个占据大陆,一个跑到了台湾。胜利者,成为道德的主宰者,历史开启新篇章。“东方红,太阳升,中国出了个毛泽东”。曾几何时,毛主席被奉为“伟大的导师,伟大的领袖,伟大的统帅,伟大的舵手”,且是人民“心中最红、最红的红太阳”,这一系列地比喻、夸张,造就了一个空前绝后,前无古人、后无来者的人间绝世男神。他“万岁!万岁!万万岁!”“万寿无疆!”他是人民的大救星,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的恩情深。他的话句句是真理,曾经一句顶一万句,如今什么也不是。

    好景不长,历史很快就开启了凄风苦雨时代。“大跃进”、“三面红旗”之后,就是“阶级斗争为纲”。于是,“反左”、“批右”、“黑五类”、“根正苗红”、“批林批孔”等成为新的历史修辞手法。接着,全国竖起了三面新旗帜,一面是道德楷模旗帜——雷锋。另外两面是“工业旗帜”——大庆,和“农业旗帜”——大寨。再后来,就是“白猫黑猫”满地跑。

    当改革的浪潮成为“新常态”。一部分人富起来了,当年掌握“刀把子”的无产阶级,“当家作主”的人民——成了工薪阶层,有的下岗了,实际上是失业,因为在社会主义理论的词典中没有“失业”这个词。那些曾经被称为“剥削阶级”的企业家成了财富的掌握者。如何解决历史和现实问题?修辞。首先。把社会主义调整为“初级阶段”。其次,让私营企业家入党,成为权力阶层。历史进入“三个代表”时期。这样,那些纠缠国体姓什么的人就可以闭嘴了。

    但是,贫富两极分化、贪污腐败、不断恶化的环境、不断丧失的国有市场,导致了社会主义道德信仰大厦的崩塌,社会矛盾越来越尖锐,历史和现实需要新的修辞手段。“科学发展观”与“和谐理论”成为新的修辞意象。在这一意象中,历史又前进了10年,她依然花枝招展,光艳动人。一些新的民间修辞方法也不断产生,“散步”(游行)、“群体性事件”(造反)、“正能量”(歌功颂德)、“话语体系”(意识形态斗争)。这些成为历史和现实发髻上的蝴蝶结。

    当历史的车轮碾过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,13亿人进入了新的修辞时代。“打老虎”、“拍苍蝇”、“捉虫子”、“妖怪”、“叛徒”、“通奸”成为打扮历史与现实的新思潮、新风尚。在国际上,“全球治理”、“顶层设计”、“互联互通”、“一带一路”、“APEC蓝”、“合作伙伴”、“战略合作伙伴”、“全面战略合作伙伴”成为中国话语“新气象”。“中国梦”、“亚洲梦”、“世界梦”成为中国打扮世界的新修辞方法。

    在汉民族的修辞历史中,“梦”是喻化的,“南柯一梦”、“黄粱一梦”、“恶梦”、“梦靥”、“白日梦”。“但愿长醉不愿醒”,都是因为历史和现实都在“梦”中。到底是谁的梦?是美梦,还是恶梦?何时美梦成真?这需要修辞想像和联想。所谓“红雨随心翻作浪,青山着意化为桥”,靠的就是想像力。掀掉那些华丽的面纱,你会发现“改革”就是财富向权贵阶层的转移,“反腐”就是权力的垄断和再分配,“取消农村户籍”就是便于剥夺农民的土地,继续卖。

    在意大利学者贝奈戴托•克罗齐的哲学词典中,有一句话:“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”。它意味着,任何历史都是当代画卷。所谓的历史事实是不会说话的,赋予史实意义的都是当代思维空间中的人类,是一种当代的精神存在。显然,赋予中国历史以意义的是当代的权杖。

    但是,在我看来,历史都是被打扮、化妆的新娘,它们总是花枝招展、色彩艳丽、魅力无限。人类有一种奇特的美容术——修辞。任何历史和现实都是修辞怀抱中的婴儿。所谓国家历史,与现实一样,都是修辞性的。你既可以说“国家历史的修辞”,也可以说“国家修辞的历史”。人民生活在修辞意象中,权力是修辞主体,是话语与历史的主宰。

    你可以不学历史,但是,你不可不懂得修辞学,尤其是国家历史的修辞学。是吧?!

CopyRight 版权所有  全球修辞学会
地 址:中国 北京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  邮编:100871
E-mail:rhetoric2008@163.com京ICP备13037236
Powered by OTCMS V2.85